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行者无疆

博学之 审问之 慎思之 明辨之 笃行之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民国“先生”范儿:最后的师道挽歌  

2014-11-02 21:06:46|  分类: 民国往事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   他们是最后一代大师,将传统的尊师礼仪进行传承。在民国,我们看到了千年师道尊严最后的涅槃,从鲁迅到胡适,从黄侃到傅斯年,一个又一个儒雅而不失现代的大师,向我们发出微弱的光芒……

 

  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从鲁迅到南怀瑾——最后的拜师礼

  旧时讲究师从关系,受过同一个老师的教诲,就称“同门”。南怀瑾与民国政要陈诚是同门,都曾受朱味渊的影响。不过,南怀瑾只是在短短的暑假里,一个多月的时间受过朱味渊的教育,却怀念了一辈子。

  旧时学堂,老师极严格,动不动打板子。哪里有压迫,哪里就有反抗,就有了五子闹学堂。鲁迅7岁才开始进私塾读书,老师是一个没有什么威严的老头子,学生经常欺负老师,嘲笑老师。

  先生读书容易入神,不打瞌睡,此时正是学生们干私活的大好时机。他们中间“有几个便用纸糊的盔甲套在指甲上做戏。”鲁迅趁机作画,用一种“荆川纸”蒙在小说绣像上,把人物图像描绘下来,“书没有读成,画的成绩却不少了”。

  私学里是一串名人清单:鲁迅、胡适、周作人……凡经历清末民国变革者,皆差不多。即使到了后来,五四时期的北大,老先生与新派学人同台竞技,至今想来,应是中国文化的一道奇特景观。

  下面我们要提到的黄侃,便十分痛恨胡适。黄侃一贯狂狷孤傲、特立独行,不仅在课堂上对胡适冷嘲热讽,见了面,也不会放过挖苦捉弄胡适的机会。

  周作人在《知堂回想录》中,把林损、辜鸿铭、黄侃列为北大三怪人。黄侃在课堂上的一些举动令人匪夷所思:“在堂上讲书,讲到一个要紧的地方,就说,这里有个秘密,专靠北大这几百块钱的薪水,我还不能讲,你们要我讲,得另外请我吃饭。”也许在黄侃的潜意识中,只有磕头行过拜师礼的学生才是他认可的弟子,才能得到他的真传。

  自然,黄侃是拜过师的。黄侃只比刘师培小两岁,本来可算同辈学人,而且黄侃在小学、文辞方面明显强于刘师培,但在经学方面,刘师培功底深于黄侃。1919年,刘师培病重,自知不久于人世,颇有后继无人之慨。黄侃安慰他说:“你在北大授业,还用担心你的学问没有传人吗?”刘师培叹了一口气说:“北大诸生恐怕难以担当此任。”黄侃说:“你觉得谁能继承你的学问?”刘师培答道:“像你这样足矣!”

  黄侃听后,立即站起来认认真真对刘师培说:“只要你不认为我有辱门墙,我就执弟子礼。”第二天,黄侃果然用红纸封了十块大洋,磕头拜刘师培为师,就这样成了刘师培的关门弟子。

  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胡适们的时代回眸——从尊师到蔑师

  短短几十年,尊师到蔑师,时代在民国学人那儿刻下了深刻的印痕。

  对师生关系,潘光旦有句名言:“学校,犹水也,师生,犹游鱼也,其行动,犹游泳也。大鱼先导,小鱼尾随,从游既久,其濡染观摩之效,不求而至,不为而成。”学生跟随老师从游,这是知识薪火相传的有效方式。

  胡适堪称从旧制度到新思想跨越时期的一代宗师。胡适担任中国公学校长时,罗尔纲是学生。1929年,为了激励学生,胡适颁布了奖学金条例,奖励全校最优的五名学生,罗尔纲是其中之一。后来胡适到北平,罗尔纲也跟着前往。后来,胡适甚至帮助罗尔纲将他的妻子也接到了北平,他们一度一起住在胡适家中。也正是在这一时期,罗尔纲在胡适的指导下,走上了研究太平天国的学术道路。

  废名也曾在穷困时住在老师周作人家里,一住就是大半年,两人往来如亲属。周作人曾说,废名“实在是知道我的意思之一人”。而周作人对废名的才华也称赏不已,对废名的每一部文学作品都写过序。

  同样的故事还发生在金岳霖与殷海光的身上。

  1930年代,殷海光高中毕业之后,到北平半工半读,金岳霖自己负担了他的生活费。不仅如此,金岳霖还跟他约好,每周吃饭一次,一边吃饭,一边聊天谈学问。

  抗战开始之后,北大、南开、清华三所大学前往昆明,组成了西南联合大学。这一时期,殷海光一直跟随金岳霖读书思考。后来,在给林毓生的信中,殷海光充满深情地写道:

  “在这样的氛围里,我突然碰见业师金岳霖先生。真像浓雾里看见太阳!这对我一辈子在思想上的影响太具决定作用了。他不仅是一位教逻辑和英国经验论的教授而已,并且是一个道德感极强烈的知识分子。昆明七年的教诲,严峻的论断,以及道德意识的呼吸,现在回想起来实在铸造了我的性格和思想生命。”

  不过,不论是胡适与罗尔纲,还是周作人与废名,抑或是金岳霖与殷海光,他们的师生情谊都遭遇了现实政治的考验,结果也都为他们的师生情谊蒙上了一层阴影。

  抗战期间,周作人成了汉奸,废名只好远离曾经尊敬过的老师。1949之后,胡适去了美国。在强大的精神压力下,罗尔纲写下了《两个人生》,全面批判并检讨了自己所受胡适的影响。与之类似,由于殷海光最终跟随国民政府去了台湾,金岳霖也不得不批评殷海光。

  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傅斯年的坚守——师若荒谬,不妨叛之”

  鲁迅说,“师若荒谬,不妨叛之”。真正的叛师,不是政治概念的沉沦,而是对真理的坚守。

  傅斯年读北大时,本是黄侃的得意门生。当时北大的几位国学大师,如刘师培、黄侃、陈汉章等人,都非常赏识傅斯年,打算将自己的衣钵传给他。可是,新派的胡适让几位大师焦头烂额。傅斯年准备去赶走胡适,却没想到,胡适反而将傅斯年、毛子水、杨振声、俞平伯等一帮学生从传统国学拉向新文化。傅斯年投身新文化运动的阵营中,陈独秀都感到怀疑,还认为“黄门侍郎”傅斯年是个卧底呢。

  傅斯年(字孟真)去世之后,胡适在给其夫人俞大彩的唁电中说:“孟真待我太好了!他的学业根基比我深厚,读的中国古书比我多得多,但他写信给我总自称‘学生’,卅年如一日。”胡适如此高度评价傅斯年,在他的朋友中似乎还没有第二人。

  俞樾是章太炎早年的业师。清末,章太炎公开断发易服,发表排满言论,师生终于爆发了严重冲突。俞樾说他“不忠不孝,非人类也,小子鸣鼓而攻之,可也”,章太炎当仁不让,表示“谢本师”,将师生关系一刀两断。

  想不到20年后,章太炎自食其果,也遭遇了同样的事。

  1925到1926年间,他为了反对“赤化”,主张将南方交给吴佩孚,将北方交给张宗昌。周作人当时也仿乃师所为,发表了一篇“谢本师”,认为章太炎将“剿平发捻”的曾国藩“奉作人伦的楷模”,未免过于荒唐,“已经将四十余年来所主张的光复大义抛诸脑后了”。他声明“我的师不当这样,这样的也就不是我的师”,希望章太炎“善自爱惜令名”。

  无论是章太炎之于俞樾,还是周作人之于章太炎,像这样“谢本师”,在当时都不是一件小事。否定师生关系,也就等于否定父子关系。即使在新旧交替之际,也同样为社会伦理所不容。但是这两人的“谢本师”,后来都被高度评价,认为是最有“战斗性的文章”,代表了“吾爱吾师,吾更爱真理”的精神。

  ■延伸阅读

  西南联大的——大师精神

  上个世纪80年代,当年的西南联大教授沈从文先生出国访问,研究联大的外国汉学家问他:“抗战时条件那么苦,但为什么联大八年培养出的人才,却超过了战前北大、清华、南开30年人才的总和?”沈从文回答了两个字:“自由。”

  人们似乎越来越感喟西南联大在中国教育史上的贡献,在偏远的大西南,经济困乏,兵荒马乱,但学生们有充分的表达自由,老师们的精神头也很饱满。尤其是在这个毕业生不过3000人的学校里,平均每12位师生出产一位院士。

  联大之自由气概,一众大师是保障。大师之间互相瞧不起,也颇为好玩。刘文典最瞧不起沈从文。有一次跑警报,沈从文碰巧从刘文典身边擦肩而过。刘面露不悦之色,说:“我跑是为了保存国粹,学生跑是为了保留下一代的希望,可是该死的,你干吗跑啊?”这算作是旧势力对新文学的排斥。但新文学界亦如此,钱钟书就写小说挖苦沈从文。

  师生之谊也是联大的一大特色。

  在联大,沈从文与汪曾祺是一对情深意重的师生。汪曾祺曾不无自豪地说:“沈先生很欣赏我,我不但是他的入室弟子,可以说是得意高足。”

  上世纪80年代初,汪曾祺以短篇小说《受戒》和《大淖记事》等名扬中外,沈从文失传了30年的文学源流,由汪曾祺续接上。

  当时,联大教授的“学二代”纷纷参军,或当译员或任驾驶兵。张伯苓、梅贻琦、查良钊、冯友兰等人的子女均参加远征军。学生参军者亦不计其数,著名诗人穆旦,24岁参军,任远征军副司令杜聿明的随军翻译,出征缅甸抗日战场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9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