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行者无疆

博学之 审问之 慎思之 明辨之 笃行之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【转载】朱永通:一个乡村校长的教育传奇(三)  

2014-11-04 10:03:49|  分类: 名校名师录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朱永通:一个乡村校长的教育传奇(三)
 
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书法的境界:教育和人生的自我成全之道

       酒和书法,茶和书法,早已化作文化的因子,融进了陈延周的血液里,潜润、滋养着他。

从酒到茶,从激情到淡定,从小学教师到学区校长,溯源陈延周这一精神脉络和人生成长历程,起关键作用的非书法莫属。

 

      到陈延周的办公室,你感到一下子就抖落了尘俗,变得有“文化”起来:略嫌简陋的房间里,错落有致地挂着四副国内名家的字画;不大的办公桌上,到处都是书,教育管理的,教学艺术的,文学书法的,不一而足。办公桌前是泡茶的地方,精致的茶具、茶叶罐,赏心悦目。落座,享受好茶的醇香,也享受着陈延周娓娓道来的茶文化。

      办公桌也是书桌,办公室也是书房,笔者不禁赞叹,流露由衷的羡慕。

      率真、洒脱的陈延周脱口而出:“宿舍也是书法工作室呢!”言罢,一路引着笔者到他的宿舍参观。宿舍其实蛮简陋的,一床一椅一柜而已,最突出的是一张巨大的写字桌占去一半的空间,桌上满是书法作品和各类书法书籍。陈延周不厌其烦地掏出他最得意的作品,逐张介绍,每一张都是他在微醉状态下挥就的。

       酒和书法,茶和书法,早已化作文化的因子,融进了陈延周的血液里,潜润、滋养着他。

       从酒到茶,从激情到淡定,从小学教师到学区校长,溯源陈延周这一精神脉络和人生成长历程,起关键作用的非书法莫属。

       陈延周的大气、大胆、开放,与他对书法境界“放开”的体悟息息相通。他说,傅青主在“四宁四毋”中提到了“宁真率毋安排”,真率就是率性操觚,信手行去,不假雕琢,了无挂碍,一派天机浩气,绝无布置等当之意。反之则呆滞,则板刻。对于此,陈延周的体会无比深刻,他回忆到,在某次同道聚会上,他率先挥笔,无意于书,却有可观之作。期间,有一书友以唐诗索书,为表示重视,他一笔一画中规入矩写来,谁知才写两三行,便大感别扭。书友亦连连说:“写拘谨了,没放开。”等重新换纸,调整好心态后提笔再书,才写出了真率之作。此种书法境界让陈延周始终高调地“反动”着:凡阻碍、禁锢往教育正道发展的刻板、教条、僵化的条文等一切障碍,必想尽办法扫除之。因此,陈延周的“大手笔”做事,往往是“惊世骇俗”,大胆泼辣,出尽风头,让人捏一把汗,也让人惊叹不如,当然,也让一些“规矩”的人怎么看都不顺眼,比如,他刚调到新店中心小学,发现整个学区是一个“文化沙漠”,教师、学生几乎不读书,也几乎无书可读。他心痛不已,一个教书育人的地方连一本书都没有,最应当吸收知识的人,却最没有书可读,真是荒唐之至啊!在陈延周看来,最失败的教育是培养出不读书的“人才”,让所有的师生都是爱书人、读书人,这才是教育的正道和本质啊;一位了不起的老师首先是一位了不起的读书人,但为什么所有的师生都仅仅在为应付考试而读书、教书呢?陈延周沉下心调研,立马得出这样的结论:一是应试的束缚,这是教育自身长期积淀下来的隐形原因;二是各个学校经费的严重紧缺,对于乡村小学来说,把钱花在买书上,不仅仅是奢侈,甚至可以说是不可饶恕的“罪过”,这是丝毫没有夸张的客观原因。雷厉风行的陈延周迅速行动起来,一是在全学区发动“以阅读提升尊严,以书香润泽生命”的“书香校园”活动,二是组织人马,调集学区酒量好、口才好的教师,故技重施,展开“酒桌攻略”,四处“化缘”,筹集购买精品图书的资金;三是向生命化教育课题团队寻求“援助”,自己赤膊上阵,配合课题专家一起罗列购书清单,并在生命化教育博客上建立教师博客,在学区率先成立教师读书俱乐部。

       短短一个多月,陈延周的“化缘团队”筹集20多万元,他准备把这些钱用在课题研究和购书上。学校免费为教师订阅了教育类报刊,赠送老师教育图书,充实各个学校的图书馆和班级图书角……。

     “放开”的陈延周,底气十足:“花钱买书,是一项长期的投资,它必定给学校,给教师和孩子,带来无形的巨大的财富。”

       陈延周的“放开”,是顺从教育本质规律的,是对僵硬体制的大胆超越,这样“血性”的校长实属罕见啊!

       所以,当他多次激动跟我说,下阶段,他要天天下课堂听课、评课、教研,带领一批教师学习国内名师,然后对一些假名师一一展开批判时。我深信不疑,也充满期待,希望他的“学术工程”也能像他的“化缘工程”一样充满着激情和智慧。

       对书法境界“慢”的体悟,形塑了陈延周默默无闻、脚踏实地、耐心细致做小事的生命姿态和阳光心态。陈延周在他的《老九夜话》里如此漫话书法“慢”的境界:“宋高宗赵构论米芾书云:‘沉着痛快,如乘骏马,进退裕如……’余以为沉着者,稳重切实而无轻率浮躁之气; 痛快者,淋漓酣畅而无板枯涩之弊。作书者易于痛快,而难于沉着。李可染从齐白石学画十年,悟得一字曰‘慢’,‘慢’则行笔沉涩,力透纸背。书画史上一些大家,如石涛,有时失于行笔过速,画面出现浮烟瘴墨。惟能沉着痛快兼而有之,则无不当人意。余以为教育也如此,教育是一个‘慢活’ ,‘细活’,是生命潜移默化的过程。”

      好一个“慢”字,它“慢”出陈延周的务实与“偏见”:教育是精耕细作的农业,只管追求“开启智慧,润泽生命”的育人目标,切莫追逐层层下达的违反教育规律的检查、评比指标。陈延周对各种“骚扰性”的检查评比,时常有自己的理解,多次在文章中谈到基层校长、教师的生存状态,呼唤各级能还给学校一个宁静的空间。

      好一个“慢”字,它还“慢”出陈延周几十年如一日的好习惯:不管多忙,每天必读书、读报,看到重要的信息或好文章,要么复印,要么剪下来,珍藏,或写读书笔记,或作为写作资料。谈到“汶川大地震”,陈延周无比激动,拿出厚厚一本剪报本,一篇篇,都是有关灾情的各类报道和文章,他说,这是灾难,是血泪,对我们教育而言,是提醒,也是宝贵的精神资源,无论时间过去多久,这些剪下来的东西,见证了我的生命这一阶段的精神呼吸。

      在这个高速信息化、数字化的“快”时代,多少显得“落伍”的剪报习惯,恰恰是陈延周为自己找到净化心灵的一种方式,一如他痴迷不已的书法。

      好一个“慢”字,它更“慢”出了不起的成果。陈延周是“好高骛远”的,但又是务实的,他始终没有忘却他的学校是地处农村的事实,始终没有回避现实的任何客观困难,他的厉害之处是,他知道农村学校的优势在哪里,应该如何挖掘农村学校自身的价值,比如,他提出“以校为本、开发研究”的思路,组织学校全体“生命化教育”课题组的成员学习、调查、探索、研究、创作,历经三年编写了《天顶一块铜》、《月亮月光光》、《迎灯迎呼呼》、《咱厝的实在话》四本校本教材,现在,这一套教材已成为福建地方校本教材系列,系福建教育出版社闽南文化丛书中的重点图书,厦门晚报为此开专版报道,福建省校本教材理论与实践大会特意安排在马巷中心小学召开。

     提起书法,陈延周可以滔滔不竭一整天。印象最深的是,他不无感慨地说:“爱上书法,此生不孤独,哪怕寂寞,也是福气啊。当你得不到理解,郁闷、痛苦的时候,躲入书房,运笔泼墨,不亦快哉!”

     说着,说着,陈延周一脸幸福,漾着一抹淡淡的微笑,像拈花一笑的得道高人。

      正如一首印度古诗所写:“你无论走得多忙远,也不会走出我的心/黄昏时刻的树影,拖得再长也离不开树根。”

     茶也罢,酒也罢,书法也罢,陈延周品出的,写出的,都是教育的“芳香”,因为他的“心”在教育,“根”还在教育----如何让每个孩子幸福地度过自己的一生的“生命化教育”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后记

 

      陈延周的儒雅气质,与他所处的乡村环境显得格格不入,这是他令人感佩的过人之处----在坚守中有所妥协,在妥协中坚守底线,所以,很多与陈延周打过交道的人,都不约而同感到他是一个较复杂的好人,好校长,尽管有时,特别是在酒桌上,他暴露出来的那种把客人当“敌人”必先灭之而后快的乡村“酒文化”行为,实在令人受不了。

     他的复杂,也许是“恶劣”的生存环境“逼生”的,只要接触久了,自然就会理解,并深深地感佩于他的“特立独行”,感佩于他对教育的一往情深。

     陈延周说,如果没有张文质,如果没有生命化教育,他这辈子注定就是一个自命不凡而其实是再平庸不过的乡村校长,是张文质的期待、启发、鼓励、支持,给了他不竭的精神资源和前行的力量,是生命化教育的理念,坚定了他对美好教育的追求,对美好生命的成全。

    陈延周甚至有点夸张地说,如果不是张文质的督促和鼓励,那一年他到英国也白去了,不过是走马观花,玩玩就过去了。

     陈延周说的“到英国”,指的是2005年厦门市组织了十位优秀中小学校校长到英国进行为期45天的培训学习,陈延周有幸名列其中。当张文质老师得知这个消息后,反复提醒、要求他,到英国后,要睁眼看,用脑想,动手写,多点比较,多点借鉴,多点反思。陈延周铭记在心,非常刻苦,一个多月时间,做了几大本的笔记,回来后,一连写了30多篇有关英国教育、中英教育对比等不同风格的文章,这些文章陆续在《福建论坛》、《明日教育论坛》、《福建教师》等刊物发表,引起极大的关注。

      以“有中国特色”的乡村校长的身份到英国的陈延周,被英国学校办学条件的均衡性,大大刺激了,他在文章里写到:“英国学校办学条件的均衡性对我震动较大,越是相对偏远的农村,教学设备越先进,这才是达到义务教育。在英国义务教育也是贫民教育,在坎特伯雷的城市参观的中、小学、公立学校,无论是城中心或者是较偏远的学校软硬件的配备上几乎找不到差距。中国最好的学校与英国最好的学校可能没有差距,甚至还要高上一筹,但与贫困地区的学校和乡村学校相比,简直就是天壤之别。在英国,政府保证了充足的义务教育经费,各校的教学条件、教学设施都规范化。在英国,只要是一所学校,不管这所学校规模大小,在校学生人数多少,学校都必须达到办学标准,具备办学条件和设施。这种城乡教育的一致性确保不同地区,不同条件的孩子在接受教育的过程中享受平等的权利,同时也确保了不同地区间人口素质的均衡。”

     从英国回来后的陈延周,更加淡定自如了,他的眼界更开阔了,信念更坚定了,尽管现实环境依然,尽管前行的路依然坎坷,但乡村教育传奇的缔造者相信:以生命的眼光看世界和教育,教育是值得为之付出一生的事业,只要生命不息,就努力不息,前行,永远前行!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7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